真皮钱包|微信网上赚钱是真的吗

“崔玉濤們”獲億元投資,兒科醫療“頭部玩家”引資本狂熱

時間:2018年09月27日 17:28 來源:國際金融報 作者:王敏杰

日前,《國際金融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北京金融街集團收購了上海睿寶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睿寶兒科”),涉及金額近4億元。

針對前述信息,9月19日下午,睿寶兒科總裁楊唯璐進行了證實并接受了記者專訪。據稱,此次對睿寶兒科多數股權進行并購的為北京金融街集團旗下北京金融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后者目前已成為睿寶兒科控股股東,但楊唯璐并未透露具體的控股比例。

據了解,為改變目前國內兒科醫療資源短缺這一現狀,一周前,上海印發了《上海市兒童健康行動計劃(2018年-2020年)》,預計用三年時間加強兒科,到今年年底前,二級以上綜合醫院全部提供兒科門診服務。與此同時,資本同樣“嗅”到了兒科醫療領域的市場。

業內人士認為,在社會辦醫熱潮下,包括兒科在內的婦幼領域仍大有可為,“頭部玩家”也依然被視為資本追逐對象。但是,這一領域目前真正實現盈利的企業屈指可數,行業的發展還處在模式探索階段。

引入戰略投資者

截至2014年,我國0歲-14歲兒童約2.3億人,占全國總人口16.6%。隨著二胎政策的放開,預計到2024年,兒童人口有望達到2.65億,占比達到18.3%。

但與之相對的是,中國平均每千名兒童配備的兒科醫生數量還不足1人,這一數值遠低于全國平均每千人配備2.06名醫生的水平,且相對美國平均每千名兒童配備近1.5名兒科醫師的差距也較大。業內認為,從需求端來看,兒科醫療領域需要更多的進入者。

臨床醫生出身、先后在外資醫療機構百匯、和睦家從事運營以及醫療投資管理十余年的楊唯璐,在2013年已經看到了機會。“那時候我自己的孩子已經出生了,看到公立醫院兒科門診的擁擠情況,為什么我不能做一家兒科門診?”楊唯璐想。

2013年年中,楊唯璐決定創業:成立一個品牌定位中高端的兒科診所。2014年底,睿寶首家門診終于建成。

“對于我們來說,選址和拿證都很不容易,當初只有一家診所的時候,我們要招募人才也很難。挑戰來自方方面面,因為私立醫療還是一個新興的服務領域。”楊唯璐回憶說。

目前,睿寶兒科已經開設有5家門診,下個月,第6家門診也將投入運營,第7家則已在籌備中。楊唯璐坦言,和大部分兒科領域的創業者一樣,目前盈利并非公司經營上的首要考慮指標。“新開診所需要的投入,但我們幾家成熟的診所已經實現收支平衡”。

在此之前,睿寶兒科已經有過兩輪融資。其中A輪融資時間為2015年6月,B輪則是在2016年12月,合計獲得9000萬元融資。

資本對投資企業有盈利追求,但對于需要時間沉淀積累的醫療領域來說,盈利并非短期就能實現。“所以我這一輪就找戰略投資者,前兩輪都是財務投資。”楊唯璐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此前的財務投資者已經退出,和北京金融街的相關股權交易在歷時8個月后則是“剛剛交割完畢”。

“他們是一家國企,在資源上更為豐富,我們希望能夠借助它的資源,在上海以外的地方開設更多的門店,我們也可能會成立一家醫院,把整個服務鏈的上下游打通。”楊唯璐表示。

模式探索

據了解,2017年前后可以說是資本進入兒科醫療領域較為“火熱”的階段。彼時,包括唯兒諾、育學園以及美華等均獲得了億元級別的市場融資。但在今年,這一勢頭有所回落,行業的資本動態并不算“熱鬧”。

2018年6月,網紅醫生裴洪崗創立的怡禾健康獲得了來自經緯創投的千萬元融資。

而在去年,知貝兒科曾宣布完成數千萬元的A輪融資,投資方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唯兒諾對外宣布完成3000萬美元B輪融資,由高特佳領投,銳盛投資集團與道彤投資集團跟投。2016年底,瑞寶兒科以及知名醫生崔玉濤旗下的育學園均獲得了數額不小的融資。

不過,CIC灼識咨詢創始合伙人侯緒超向記者表示,目前資本針對兒科領域的態度仍舊相對熱情,尤其針對“頭部玩家”。“大家都很看好這塊,畢竟高頻高值,但關鍵還是要看解決方案,目前沒人走通這條路,都還在摸索”。

一直以來,發展非公立兒科醫療機構被視為緩解公立兒科醫院看病難問題的一條現實路徑。在各類非公立兒科醫療機構中,面向基層的兒科診所是一個很好的發展方向。

不過,楊唯璐告訴記者,目前中國的兒科診所處于初級階段,大約18%的品牌開始發展連鎖(直營2家以上),65%的品牌處于初級階段(2家-5家),只有少數幾個品牌因創立較早,有超過10家店的規模。截至2018年2月,尚無超過20家數量的兒科連鎖診所品牌。

國內一家排名靠前的互聯網醫療企業線下門診負責人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兒科領域創業模式有很多種,一方面,一批主打就醫便捷、環境溫馨的小型兒科連鎖診所此前已開始快速布點增長,如睿寶兒科、維爾諾兒科等。另一方面,一些兒科醫生選擇在線上通過微博和微信科普文等積累一定數量粉絲,成為有影響力的大V,而后落地線下門診提供兒科診療服務,典型代表有崔玉濤的育學園、裴洪崗的怡禾健康等。

上述人士指出,整個兒科醫療領域還處于發展的起步階段,都在探索合適的模式,且未來還會有新的形式出來。“目前確實普遍是以開設診所作為開始的創業項目,但是未來會演化出圍繞診所的醫療教育培訓、相關供應鏈、兒童大健康范疇等更多的創新模式”。

互聯網難顛覆行業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和楊唯璐從實體門診開始創業不同的是,此前不少科醫療“入局者”選擇的是從互聯網切入。待線上有一定會員積累后,再著手搭建線下門診。

不過,依賴互聯網的兒科醫療模式并非所有人都看好。

一名在醫療領域有十余年管理經驗的人士指出,在互聯網醫療這塊,目前政策是給予支持,但整體還不算太明朗,且具體落實到執行層面,大家也都還在摸索,過程中也會遇到不少問題。“醫療服務有它的自身屬性,比如它特別‘落地’,看病其實還是需要看真人,雖然有一些咨詢服務可以在線上完成,但純線上不太可能”。

楊唯璐也表示,互聯網對兒科醫療乃至整個醫療領域難言顛覆,更多是作為實體的補充工具。

前述互聯網醫療企業線下門診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目前兒童醫療多數企業還處于跑馬圈地的階段,且各自側重點有所不同。在其看來,未來2年-3年,那些擴張太快的企業會被淘汰,主要因為運營管理和人力資源供給不上,盈利會遇到瓶頸。“行業競爭估計明年初就會開始,那些創辦者不是醫療背景的診所或最先被淘汰”。

真皮钱包 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 排三直播开奖广播 全民彩票app 最新时时后一万能号 上海时时十一选五结果 重庆时时彩大小计划免费 大地58彩票下载 江西时时中奖事件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