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皮钱包|微信网上赚钱是真的吗

海底撈登陸港交所, 理想終實現,未來也有憂

時間:2018年09月29日 11:07 來源:國際金融報 作者:王敏杰

在呷哺呷哺(00520.HK)登陸港交所近四年后,海底撈(06862.HK)終于上市了。

9月26日上午,這家備受矚目的餐飲界“航空母艦”股票開盤即上漲了5.62%。截至上午9點40分,其市值一度突破1000億港元大關。

根據海底撈9月24日公布的配售結果,此次其全球發售4.25億股,發行價每股17.8港元,每手1000股,申購一手需1.78萬港元。

據悉,海底撈此次上市募集的資金60%將用于開設新的餐廳。發布會當天,海底撈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公司今年會開設180家到220家門店,其中15到22家在海外。“海外市場會是我們接下來非常關注的一個地方。”

事實上,此前已有消息指出海底撈加拿大門店已經在籌備中,針對其海外擴張的規劃等,《國際金融報》記者9月25日下午發去了采訪郵件,但截至發稿,其并未回復。

會否引發餐飲赴港上市潮?

顯然,資本市場對海底撈是有所期待的。

不過,上市首日海底撈并未實現股價的大幅上漲。截至9月26日收盤,其股價報17.82港元,漲幅為0.11%。

海底撈此前已經公布了配售結果。其中,其于中國香港公開發售獲適度超額認購,國際發售方面則是獲大幅超額認購。

值得注意的是,海底撈的基石投資者陣容也較為強大。其中,高瓴基金和Greenwoods均已認購3968.3萬股股份、MSAL及MSIM Inc.、Snow LakeFunds則已認購3527.4萬股股份、WF Asian Smaller Companies Fund Limited已認購1543.2萬股股份,合共相當于全球發售后公司已發行股本總數約3.12%。

對于目前的估值,海底撈方面認為是合理的。“非常感謝投資者在今天對我們展示出的信心,港股現在處在一個波動時期,我們取得了一個很好的開局。基于未來發展和詳細規劃,海底撈會長期為投資者帶來更好回報。”上市會上,海底撈相關負責人接受采訪時表示。

CIC灼識咨詢執行董事趙曉馬指出,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看,具有亮眼的財務數據和良好品牌形象的海底撈就是餐飲界的火鍋“獨角獸”。

目前海底撈的PE值已經超過50,遠高于同行業的呷哺呷哺以及行業的平均估值,這種短期的市場情緒會主導市場走向,但是從中長期來看,海底撈能否用業績撐起股價,并且有足夠的能力承受資本的考驗還尚不得知。

《國際金融報》記者注意到,目前在港股上市的內地餐飲企業包括唐宮中國、國際天食(上海小南國)、味千、呷哺呷哺等。此次海底撈上市的開局表現會否引發又一波餐飲企業赴港上市潮?

對此,趙曉馬認為可能性不大。在其看來,由于A股上市審核趨嚴、排期時間長等因素限制,我國如此龐大的餐飲行業僅有4家企業在A股上市,而相比而言港股的融資環境寬松,并且今年迎來了25年以來的上市制度改革,進一步降低了企業IPO的門檻,因此已有不少內地企業登陸港交所扎堆上市。然而由于市場大勢不佳和新股密集等原因,赴港上市的新股破發率大幅提升,如果餐飲企業尚不具備較高水平的管理運營能力以及抗風險能力,此時貿然跟風赴港上市失敗可能性較大。

到海外市場開更多店

海底撈創始于1994年,據稱創始人張勇以4張桌子起家。此前,憑借一手創立的海底撈,張勇、舒萍夫婦以50億元的財富排名2017年胡潤富豪榜第825位。

根據海底撈此前披露的信息,此次赴港上市所募得的資金60%將用于為公司的部分擴充計劃提供資金,20%將用于開發及實施新技術,15%將用于償還貸款融資,5%將用于公司運營資金。

在門店擴張上,海底撈的速度并不慢。截至2018年6月30日,海底撈累計開設341家餐廳,相較去年年底新開設71家,凈增加68家。自2015年至2017年,海底撈每年新開設的餐廳分別為36家、32家、98家,凈增加分別為34家、30家、97家。

按照規劃,海底撈在2018年將開設180家到220家新的餐廳。據悉,2018年上半年,其已經開設71家新餐廳,其中63家已經到達初步月度收支平衡。

上市當天,在回應門店密度增大會否帶來單店翻臺率下降等問題時,海底撈前述相關負責人并未直接給出答案。“火鍋是整個餐飲行業非常易于標準化、復制化的品類,我們覺得火鍋市場在全世界足夠大,有足夠空間容納我們的市場。”其稱。

和很多餐飲品牌一樣,海底撈也有其海外市場擴張的“野心”。海底撈聯合創始人施永宏早前曾表示,在覆蓋韓國、日本、新加坡、美國等市場后,其未來還要去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市場開店。

根據26日當天海底撈方面的說法,今年海底撈要在海外開設15到22家門店,但其并未透露具體市場。

有分析人士指出,最近幾年海底撈的擴張速度加快,在帶來營收快速增長的同時,其翻臺率在一些市場略有下降趨勢。在一年開設近200家門店的目標之下,海底撈承受的壓力不言而喻。“整個中國的商圈里面餐飲店已經非常多,海底撈開店要考慮地理位置、店鋪大小等多種因素,并不是想開就能開的。海外市場的開店涉及的因素就更多了,可以說挑戰還是不小的。”

行業進入市場集中期

目前,縈繞在火鍋行業周圍的還有揮之不去的“后廚危機”問題。就在本月,有消費者爆料其在呷哺呷哺山東濰坊泰華店吃出了一只老鼠。隨后,呷哺呷哺立即作出官方聲明。而在2017年8月末,海底撈北京勁松店被曝光后廚老鼠亂躥。海底撈更是一天發出兩次聲明,宣布了包括暫時關停兩家涉事的門店、主動向政府主管部門匯報事件進展等一系列整改措施。

這樣的問題也存在于企業于海外開設的門店中。海底撈此前的招股書中就有披露,今年2月份,新加坡的一家餐廳因徒手處理食物及銷售不凈食品被扣12分后,被新加坡國家環境局暫停營業兩周并罰款。

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不僅僅是火鍋領域,食品衛生是整個中國餐飲存在的問題和挑戰。“在食品衛生的監管上,餐飲企業如果實行高標準一方面很難招到人,且想要用高薪激勵帶來的成本又難以承受,高激勵、高懲罰的措施在餐飲行業很難實施。”

“后廚危機”頻頻出現的火鍋行業目前正處于快速發展階段。盡管已成為餐飲業第一大品類,但不得不說的是,和整個餐飲行業一樣,這一細分領域的集中度亦不高。有機構測算指出,2012-2016年,五大連鎖火鍋品牌的市場占有率有所上升,但始終較低。2016年,預計前五龍頭的市場占有率為2.35%。因為格局仍舊較為分散、品牌眾多,火鍋這一領域的競爭一直格外激烈。

“火鍋行業歷經了初始起步、數量擴張、規模連鎖化、品牌提升的階段,目前進入市場集中期的階段。”趙曉馬指出,隨著市場飽和度的增加以及人們對火鍋的消費水平及要求的不斷提升,火鍋行業已掀起了一波“關店”熱潮,而此次行業龍頭的海底撈赴港上市,將會借助資本力量進行戰略擴張和技術開發,高速擴張門店數量,并且向三四線城市下沉,業務規模的擴大將會進一步擠壓其他中小火鍋品牌的生存空間,因此火鍋行業將會迎來再一次優勝劣汰的行業洗牌,只有抓住時機進行差異化戰略的火鍋企業才能生存。

真皮钱包 任选九场怎么玩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 3d2011年走势图连线南 p62开奖结果走势 青海11选5几点开始 极速赛网站 幸运28是国家彩票 南粤风36选7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一爱彩乐 广东时时11选五结果走势图